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中國人從哪里來?

2017-06-01 09:58 作者:袁越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人類的祖先究竟是不是來自非洲?中國人到底是從哪里來的?這些問題看似簡單,但其實它們的內涵更加豐富,更不是一兩句話就可以解釋清楚的,需要從頭說起。

1974年11月24日清晨,在位于埃塞俄比亞北部的阿法三角區(Afar Triangle)內的一個考古營地里,來自美國克利夫蘭的人類考古學家唐納德·約翰遜(Donald Johanson)教授正在準備行裝。這已是他第三次來這里從事考古挖掘工作了,這地方位于東非大裂谷的最北端,強烈的地質活動把一片古老的沉積巖重新暴露在陽光下,原本深埋于地下的動物化石也因此而得以重見天日。

 

這天是星期天,約翰遜教授本來可以睡個懶覺,但他的研究生湯姆·格雷(Tom Gray)打算去勘察一片全新的區域,他決定一起去看看。“不知什么原因,在我的潛意識里突然出現了一股強烈的沖動,”約翰遜教授后來回憶說,“我預感到那天會有好事發生,于是我決定跟湯姆走一趟。”

兩人在炙熱的非洲陽光下忙活了一上午,結果一無所獲。返回營地的途中,約翰遜提議換一條路碰碰運氣。就在他們經過一處峽谷時,約翰遜突然在左前方的地面上看到了一小截斷骨,多年的經驗告訴他,這是一塊靈長類動物的肘關節化石,很可能來自人類的祖先。他抬頭向左邊的山坡望去,又看到了一小塊頭骨化石、一小塊下顎骨化石,以及幾段脊椎骨化石,它們看上去都屬于某種古人類。更妙的是,約翰遜對這片山坡的地質結構十分熟悉,知道它至少有300萬年的歷史了。要知道,此前尚未發現過早于300萬年前的人類化石,也就是說,他很可能發現了人類最早的祖先。

兩人迅速開車回到營地,一邊狂按喇叭一邊沖同伴們大喊大叫:“我們找到了!上帝啊我們找到了!”當天晚上,興奮不已的考古學家們在營地里開了一個慶祝派對,用一臺錄音機反復播放披頭士樂隊的那張名為《佩珀軍士的孤獨之心俱樂部樂隊》的磁帶,當播放到其中最著名的一首歌曲《天上的露西手拿鉆石》(Lucy in the Sky with Dimond)時,有人提議,干嗎不叫她露西(Lucy)呢?

從此,人類的祖先有了一個好聽的名字。

這是人類考古歷史上最有名的故事,露西的知名度也早已超越了學術界,進入了大眾流行文化的范疇。研究表明,露西是一位生活在320萬年前的非洲女性,屬于從猿到人的過渡類型。這個發現為我們提供了第一個確鑿的證據,證明我們這個物種確實誕生于非洲,非洲才是人類的搖籃。

自那之后的20多年時間里,露西一直保持著“最古老的人類化石”這個頭銜。那段時間出版的人類學教科書大都以露西為模板,為學生們描繪了一幅越來越清晰的人類進化圖景。露西的發現在全世界掀起了一波考古熱,很多原本并不怎么重視古人類研究的國家也都紛紛組織人馬掘地三尺,相繼挖出了一大批古人類化石。這些化石的出土極大地改變了我們對于人類祖先來源的看法,下面這個發生在中國的故事就是其中一個很好的案例。

那是2011年的10月,在湖南省道縣樂福堂鄉的福巖洞內,來自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以下簡稱“古脊椎所”)的幾位考古學家正在地上細心地挖掘著。道縣地處湖南、廣西和廣東三省交界的南嶺地區,平均海拔不高。福巖洞屬于當地常見的管道性溶洞,洞口朝南,距離地表僅有60多米。古脊椎所的吳茂霖和陳醒斌等幾位老前輩早在1984年時就來這里進行過考察,但除了一些動物化石外,沒有找到人類的痕跡。此后這個洞就被當地農民占用,變成了一個養牛場。

一年前,也就是2010年,古脊椎所來湖南開展洞穴調查,道縣文物管理所的退休館長黃代新又想起了這里,便帶領古脊椎所的兩位古人類學研究員吳秀杰和劉武進洞考察。一行人順著山洞往里走了將近200米之后,在地面上發現了很多看上去非常古老的堆積物。科學家們雇來幾名民工試挖了一下,發現洞底的土壤較為干燥,挖出來的動物化石石化得特別好,說明這個洞的年代相當久遠,挖到寶貝的可能性很大。于是吳秀杰立即向所里申請了一筆經費,于第二年再次回到福巖洞,聯合了湖南省考古所和道縣文管所的有關人士一起成立了福巖洞挖掘隊,她自己擔任隊長,開始了第二次輪挖掘工作。

此次挖掘一開始進行得并不順利,往下挖了3米多還沒有找到任何人類化石,差點就放棄了。此時吳秀杰發現在主洞的旁邊有個很小的支洞,洞口只有3米多寬。一位曾經參加過1984年第一次考古挖掘的老人說,在那個支洞里曾經挖出過少許動物化石,于是吳秀杰決定在這小支洞里碰碰運氣。

2011年10月8日上午,大家再次進入福巖洞,在這個小支洞里繼續工作。民工們用鏟子對付堅硬的巖石,吳秀杰則在一邊用小刷子清理堆積物。突然,一顆牙齒從碎石里露了出來,經驗豐富的吳秀杰立刻意識到這是一顆人類的臼齒,而且是現代人特有的那種結構精巧的臼齒,不是古人類才會有的那種粗大臼齒。這個發現引來了陣陣歡呼,大家立刻振作起精神,在短短的幾天內又挖出了6枚牙齒,全都具有現代人的形態。

就這樣,挖掘隊在福巖洞里奮戰了兩年,在大約50平方米的范圍內挖出了47枚現代人牙齒。通過與牙齒伴生的鈣板和石筍的測年結果表明,這些牙齒的埋藏年代大致在距今8萬~12萬年,屬于中國境內發現的最古老的現代人化石。這篇研究報告發表在2015年10月29日出版的《自然》(Nature)雜志上,并立刻引起了國際考古學界的廣泛關注。新華社發表文章認為,這個發現給中國的人類進化史,尤其是從古老型人類到現代人的連續進化這一觀點提供了新證據,說明也許在東亞大陸存在一個內在的人類進化譜系。

2016年7月12日出版的《自然》雜志發表了特約評論員邱瑾撰寫的一篇新聞綜述,稱中國正在改寫人類起源學說。文章指出,將近100年前發現的北京猿人頭蓋骨曾經吸引了眾多古人類學研究者的關注,但大家很快就被非洲發現的一系列古人類化石吸引過去了,忘記了東亞。最近在中國出土的一系列化石再次把大家的注意力轉到東亞,在這里發生的事情很有可能將會改寫人類進化史。

一年之后,邱瑾的預言便再次得到了驗證。2017年3月3日出版的《科學》(Science)雜志又發表了一篇來自中國的重磅論文,向全世界報告了許昌人頭骨化石的鑒定結果。這是一種具有中國境內古老人類、歐洲古老人類(尼安德特人)和早期現代人“三位一體”混合特征的古人類化石,大約生活在距今10.5萬至12.5萬年前,它的出現再次向當前流行的現代人類非洲演化理論提出了挑戰。

許昌人的故事和前兩個故事一樣,都帶有某種運氣的成分。挖出許昌人頭蓋骨的地方位于河南省許昌市靈井鎮,鎮上原本有一個湖,后來附近挖礦把水排干了,露出了河床。1965年,下放到那里進行勞動改造的原北京自然博物館的周國興研究員在種樹的時候挖出來幾片石英工具,這才引起了考古界的重視,把周圍這塊總面積超過1萬平方米的土地劃為人類史前遺址加以保護。2005年,河南考古所的李占揚又在那里發現了一些舊石器和哺乳動物化石,隨即開始了系統的挖掘。但挖了兩年之后仍然沒有挖出人類化石,該項目差點因此而終止了。就在計劃結束挖掘的前幾天,也就是2007年12月17日這天,終于挖出了第一塊人類髕骨化石。此后又經過了10年的系統挖掘,一共挖出了45塊人類頭骨化石。來自中國古脊椎所等單位的人類學家和美國圣路易斯華盛頓大學合作,將這45塊頭骨化石拼接成了兩個人類頭蓋骨模型,并發現了上述特征。

這兩個看似偶然的新發現究竟有何意義?人類起源理論為什么會因此而被改寫?這兩個問題都涉及很專業的知識,不是一兩句話就能解釋清楚的。大多數讀者可能更關心一些普遍的問題,比如人類是如何從猿類進化而來的?人類的祖先究竟是不是來自非洲?中國人到底是從哪里來的?這幾個問題看似簡單,但其實它們的內涵更加豐富,更不是一兩句話就可以解釋清楚的,需要從頭說起。

閱讀更多更全周刊內容請微信掃描二維碼下載三聯中讀App,注冊就有紅包哦!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立冬》現已上線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聯生活節氣”體驗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聯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
三聯中讀服務號
冰球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