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認知真實

2018-11-01 19:32 作者:陳賽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每一個與3歲小孩子相處過的大人都有被無休止的問題逼瘋的瞬間,直到你脫口而出:“沒有什么為什么,因為所以!”

每一個與3歲小孩子相處過的大人都有被無休止的問題逼瘋的瞬間,直到你脫口而出:“沒有什么為什么,因為所以!”

現代心理學研究發現,孩子無盡的好奇心是真實的。他們的提問中,有一些固然是為了尋求大人的關注(或者獲得許可,甚至挑戰權威),但至少2/3都是為了獲得信息。他們真的想要知道為什么天空是藍色的?幽靈怎么睡覺?為什么人會做夢?為什么人會死?人死后既然埋在地下如何去往天堂?世界上為什么有那么多國家?大雁為什么飛成V字形?是誰發明了語言?是誰創造了上帝?為什么我們的兩只眼睛不能看到兩種不同的東西?小寶寶是怎么跑到媽媽肚子里的?

 

 

關于孩子的問題,最令人震驚的是他們的好奇心的規模。2007年,加州大學心理學家發展心理學家米歇爾·喬伊納德(Michelle Chouinard)記錄和分析了4個孩子與家長之間200個小時的對話記錄,共2萬多個問題。她發現,2~5歲的孩子,平均每分鐘要問1~3個問題,平均每小時100多個問題,相當于一年4萬個問題。

孩子為什么會問這么多問題?

哈佛大學的教育學教授保羅·哈里斯專門研究孩子為何那么愛提問這件事情。他將“提問”視為區分人類與其他動物之間的一道進化分界線——甚至早于語言,人類就已經通過某種形式的提問來獲得信息。比如一個才1歲的小嬰兒可能拿起一個奇異果,通過眼神或者姿勢,向旁邊的大人表現出想知道更多的欲望。但再聰明的大猩猩也不會這樣做。它們也會傳遞信號,但從來只是簡單的索取,而不是尋求信息。

他認為,一個孩子提出一個意義通順的問題,涉及一個相當復雜的認知過程。這個孩子首先得意識到有一些他們不知道的事情,一個他們從未涉足的不可見的知識世界。比如當一個小孩問“這個叫什么”,意味著他知道這個東西有個名字。然后,他們對于可能的答案也會有一定的了解,比如當他問“我的球在哪里”,說明他們知道球可能在某個地方,盡管他不知道具體在哪里。此外,他們還得意識到別人,比如他們的父母,是這些重要信息的持有者,而語言,可以作為一種工具從他們那里獲取信息。

孩子的問題通常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為了得到事實,比如一個人、物或行為的名字(這是什么)、功能(有什么用)、地點(在哪里);另外一種則是為了得到解釋,也就是how和why的問題。在30個月以前,孩子問的絕大部分是what、who和where的問題,但在30個月之后,解釋性的問題會變得越來越多,從4%增加到25%。如果按一小時100個問題算,一個孩子在家里每小時會要求家長解釋25次,一年下來,至少一萬個why和how的問題。

科學家認為,這些持續不斷的why和how的問題對孩子來說意義尤其重大,因為通過這些問題,孩子在試圖搞清楚一個事物(無論它是物理的、機械的、社會的)的因果鏈條,發現事物運作的本質,從而搭建關于真實世界的邏輯基礎。

在大部分人類歷史中,很多事情我們無從解釋,比如火、風暴、旱災、疾病,甚至太陽的升起落下。所以,我們用神話、魔法來解釋,尤其是那些影響我們生存的自然現象。就這一點而言,孩子可能與人類初民很像,他們很多時候都是泛靈論者,相信自然現象背后是有動機的。

但是,越來越的科學證據顯示,就探究真實世界(包括人的層面)而言,孩子的思維方式與科學家是很像的。科學始于觀察與提問,為什么太陽每天早上升起,晚上落下?孩子也許會根據自己的經驗給出一個解釋,比如太陽是一個老公公,他早上起來上班,晚上回去睡覺。跟希臘神話其實沒有什么本質區別——一個太陽神每天駕著烈火戰車從東至西穿越天際。但是,與科學家一樣,孩子對于這些解釋是開放的。當他們獲得一定的關于天文學的新知識之后,當他們發現新的證據與自己之前的理論不相符合時,他們就會重新審查證據,修正自己的理論。

提問在孩子的發育過程中出現得這么早,如此自發,又如此具有普世性,說明這種獲取信息的方式有著深刻的生物學根源。就像行走、玩耍一樣,這是不需要教的事情,而是需要被允許、被鼓勵的事情。但就歷史而言,心理學家和教育學者很少關注孩子的提問帶來的認知收益。他們更愿意相信真正的學習是哲學家盧梭所提倡的那種——一個孩子獨自在自然中漫游,通過與自然的交互學會理解和愛這個世界。植物、動物、星月、云彩,傾聽蟲鳴鳥唱,會豐富他們的知識,銳化他們的感官,滋養他們的審美能力。他們擔心,當孩子提問時,他們會不假思索地服從成年人的權威。

的確,孩子是從第一手經驗中了解這個世界的。觀察、模仿、玩耍,都是他們了解世界的基本方式。1936年,瑞士兒童心理學家讓·皮亞杰就提出,孩子是通過玩來理解世界的。嬰兒的玩是身體性的,他們用觸覺感知世界,什么東西都要塞到嘴里。然后是練習式的玩——一個孩子不斷爬上爬下,或者一次又一次地打開一個瓶蓋。再然后就是“想象游戲”/“假扮游戲”,孩子從現實世界中吸收想法和概念,然后應用到虛構的世界中。對孩子的心智成長而言,這種假扮游戲可能是最重要的一種玩——通過想象,他們將大大的世界微縮到他們的智力能夠掌控的大小。

但是,世界上有一些知識或概念,不是通過第一手的觀察或者玩耍式的實驗可以獲得的。比如那些太大、太小、太遙遠、太久遠的事情。比如細菌、地球的形狀,銀河系的大小、法國的首都。他們需要借助于外部資源,包括工具、書本、電視、大人。而且,大量的證據顯示,當孩子在問why和how時,他們不僅是要尋求解釋,同時也對這些解釋有自己的判斷和回應。他們并不是不假思索地接受大人給予的任何答案。恰恰相反,他們會消化成年人給他們的答案,并據自己的經驗對這些答案做出判斷,提出反例,或者在這些答案的基礎上提出更多的問題。

早期的兒童研究者們,比如盧梭和皮亞杰都認為,不回答孩子的問題,才能讓他們成為更好的科學家。但現代心理學的證據顯示恰恰相反,只有當他們的問題得到積極、真誠的解釋,他們才會回應以持續的思考和深入的好奇心。“提問—尋求解釋—積極納入新信息—形成新問題”,構成了孩子探索世界的基本認知循環結構,這種結構與科學家探索世界的方式恰好是一致的。相反,如果孩子得到的只是敷衍的答案,比如“我不知道”,或者“因為所以”,他們就會繼續重復他們的問題,或者自己尋找解釋,當然也可能就此放棄。

閱讀更多更全周刊內容請微信掃描二維碼下載三聯中讀App,注冊就有紅包哦!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文章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立冬》現已上線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聯生活節氣”體驗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聯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
三聯中讀服務號
冰球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