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拎包的态度 物欲与精神

2019-04-17 11:14 作者:黑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拎包是物欲的,也是一种精神的。

大多数人的第一只包都是有故事的。

包先生姓梁,评包是他现在的职业,最近他和不少品牌推出过合作款。他的第一只包是巴黎世家的男款机车包,买包的时候,他还在哥伦比亚大学读研究生,考虑到机车包不会过时,又能装下电脑和书,于是在遇到折扣时毫不犹豫地把它买了下来。选定这款包之前,他也曾考虑过纪梵希的黑色南丁格尔包,但是机车包的经典样子,总会让他在橱窗前多驻足一会儿。不过没多久他就意识到,买包确实是要先“交学费”这件事,因为只图经典不为?#19981;?#25152;买的包,并不会常用,往家里随便一扔,幸福感烟消云散。

 

 

小夏从来不背包,去哪里都空着手,后来因为从事了当代艺术工作,她托朋友买了一款深蓝色的铂金包,那是我见过的最“脏”的一款手包,因为小夏常常背着它布展,进出画室,包?#21916;?#21040;不少艺术印记,她说既然有了这只“独特艺术气息”的铂金包,就懒?#27809;?#21035;的了。

逆井正幸是日本千叶市(Chiba-shi)人,他?#26377;?#23601;?#19981;?#29609;滑板,几年前他入职了一家金融公司,成为了朝九晚五的中年人。因为每天都踩着滑板去上班,所以他从来只背双肩?#24120;?#32972;包里总是放着笔记本电脑和一双皮鞋,后来他的老板看他不顺眼,让他不要再背着廉价的书包来上班,出于无奈,也出于赌气,他花了13万日元换掉了原先那个破旧的Vans书包,换成了Kaws和迪奥的合作款双肩背。直至今天,逆井正幸仍旧是全公司职位最低的人。

Stella在英国的广告公司上班,平日里只背帆布袋,和那里的大多数年轻白领一样。在她的收藏里,最常被问及的是一款3.1 Phillip Lim,它的表面有美国艺术家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绘制的波普纹样。Stella曾是一名时装博主,她说这只包是攒了很久的稿费才买下的,那时候她正在读研究生,这个方形的挎包陪伴了她好一阵时间。后来利希滕斯坦办展览去了伦敦,Stella特意背着那只包去面见原作。

小浒在时尚杂志工作。他的第一只包是登喜路的Duke棕色翻盖公文包,那时他刚毕业一年,觉得自己有必要变得成熟起来,于是花掉了两个月的薪水,在迪拜的机场买了这只包。但是很快,时尚杂志的工作让他?#26434;?#36825;些老牌子有了新的认识,他越来越不?#19981;?#36825;个提包的古板,他觉得这只包完全不属于自己,特别是每天坐在办公桌前,从包里拿出电脑的一?#24067;洌?#20182;觉得这只包简?#32972;?#20102;他的精神负累。没过多久,他就把书包换成了罗意威(Loewe)的斜挎背囊,他特意选了高达的配色,因为他一直都是个动漫游戏迷。

阿盼是在国贸上班的女白领,通勤的背包是香奈儿Leboy,那是她的上一?#25991;?#21451;送的,据她说这个包上还有一道不为人知的划痕,是很多年前和男朋友吵架时抡出来的。如今阿?#25105;?#32463;买了十几只各式手包,但是仍旧舍不得?#29260;?#37027;个看起来有些发旧的Leboy。关于背包,阿盼有一套自己的办公?#33402;?#23398;,首先不要选择和自?#21644;?#24615;别领导一样的品牌,更重要的是,永远不要背单价超过3万元的或是任何一款限量版到公司“嘚瑟”,她觉得那些艳羡的眼神下深埋着仇恨。从入职的那一天,她就告诉自己,基本款和基本配色是办公室的唯一原则。或许就是在基本款的“助力”下,阿盼今年晋升为部门副主管。每当有人问起她为什么不换个包背的时候,她总说黑色的包和公司的?#21697;?#24456;搭,但是她?#37027;?#21578;诉我,其实她很怀念从前没有钱的日子。

Jamie是在纽约的留学生,她的第一只包是普拉达的“杀手包”(Saffiano),她买包后才发现学校里的亚洲留学生基本都背奢侈品书包,而大多数当地学生更愿意?#22478;?#24039;的法国龙骧(Longchamp)。后来她毕业去了上海的香奈儿实习,发现那里的员工更偏爱帆布袋。在工作期间,她看到不少投诉的邮件和返修的产品,便?#19990;?#26495;,为什么这么贵的包质量会这么差?老板的回答是,奢侈品并非因为质量而成为奢侈品的。这个答案让她思索了很久,后来她发现自己花钱越来越理性了。

?#39034;?#26342;是位上海的时尚博主,平日里总是背着龙骧的小羊皮包到处走,她觉得那个包轻松百搭,也能放不少东西,去年她买了一只红色的普拉达荣宅标志包,她很?#19981;?#36825;个包中西结合的创意,把上海老宅子背在身上的感觉让她对这个城市多了一种情感。

Alfonso是一?#36824;?#20316;在荷兰的建筑设计师,他自己也讲不清每天手提的瓦?#26216;?#26031;特拉(Valextra)究竟是什么年代的,那是一只布满褶皱的“24小时包”(24-Hour Bag),一些皮面开?#32426;?#33853;,Alfonso常常猜测这只包所诞生的年代,每次都会悟出不同的年份。这只包的主人原本是Alfonso的?#30422;祝?#22312;得知Alfonso要离开意大利时,?#30422;?#23558;这只心爱的提包送给了他,他相信这款出产自意大利的书包会给儿子带来好运。

印象中我的第一只包,大概是在上大学的时候买的一只都彭黑色公文包,那个时候?#19968;?#19981;到20岁,总想让自己看起来老练一些。那是2002年左右,那只包当时的售价折合人民币将近3000元,这钱是我用100个小时的打工换来的。大学毕业后?#19968;?#21040;?#26412;?#20877;也?#20063;?#21040;这个公文包了,但是我如愿以偿地开始变老。

如果单看一款包的话,它永远是个静态的设计产品,但是如果它被人拎起来,你就会看到很多故事。这是我收集的十个关于包的小故事。我着?#26434;?#36825;些人倾诉故事时的情绪变化,在他们心中,这些包都蕴含一些意义和表达,一些对自我和生活的定义;看一个人用什么包,似乎可以了解一个人,了解他的生活;但是要记住,被装进包里的,永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在接下来的文章里,我们试图讲出更多的人与包的故事,说说包的进化与野史,说说拎包的不同态度,在传统和新趋势间,我们偶尔摇摆不定,就像悬挂在手臂上的包,偶尔摇摆一下。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21360;?#36716;贴或?#20113;?#23427;方式使用;已经本刊、?#23601;?#20070;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23601;?#23558;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27809;?#21517;: 快速登录

?#35835;?#20908;》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19969;?/a>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
冰球图片